繁简之争 莫让“乱花”迷了眼

176

(人民日报)好兴奋要去香港!” 前英国辣妹合唱团成员、足球明星贝克汉姆的妻子维多利亚日前在其脸谱上发了一条中英文互译的帖子,公布自己将去香港开店的消息。没想到,因为中文部分用的是简体汉字,竟遭香港网友呛声:用简体字就不要在香港开店!

不必对简体字格外敏感

一个外国人,不远万里用起中文,足见诚意,却只因不分简繁体就遭苛责,这是什么道理?繁简字体如何取舍,何者更有利于文化传承,加以理性探讨固然有益,但若将问题泛政治化,强分正宗旁门,甚至给使用者扣帽子、安罪名,就无理且失礼了。

香港的繁简字之争不止一桩。近日,一些香港媒体和激进政治组织炒作特区政府将推行“简化字替代繁体字”,并批评此举“洗脑”。为此,香港教育局特地在网上发文澄清,从未倡议以简体字取代繁体字,只是建议学校“先繁后简”,在学生基本掌握繁体字后例如高中阶段,可酌量学习简体字,以便认读简体字排印的书刊,拓宽阅读范围。但是,仍有人批评这是“名义上扩宽学习面,实际是搞内地化”。

香港回归后,按照港人生活方式50年不变的要求,并未像内地一样推广普通话和简体字。但从教育的角度,香港学生认读简体字,不但可以拓宽阅读面,未来也能获得更多发展机会。正如亚洲国家和地区的学生辛苦地学习英语,为的是跟国际接轨,今天台湾和新加坡、马来西亚多见简体字的使用,为的也是跟中国大陆市场接轨。而身为中国特区的香港,却对简体字格外敏感,岂不怪哉?

强分优劣实属浅薄无知

当繁简之争带上了政治暗示、沾染了敌意情绪,就变成了莫名的较劲。在香港和台湾,有一部分人宣称“繁体字才是正统”,简体字则是被阉割过的劣等字体。比如,香港某知名演员以内地不用繁体字为由,感叹“华夏文明在内地已死”;还有香港激进反对派以繁体字历史悠久为名,鼓吹“文化优越论”“文明等级论”。

把繁简强分优劣甚至当作身份标签,只能说太过浅薄无知。虽然中国推行简体字是民国之后的事,但大量简体字形源自草书和行书,古代书法家们早就在使用,并非近代人发明创造。更何况,若说历史悠久就是正统,则应拥戴篆书甲骨文而非繁体。繁体固然更能体现造字依据,但简体的方便优势也不可替代。仓颉造字以来,汉字演进的脚步从未停过,又有哪一种字体能永以“玄门正宗”“圣祖遗训”自居?

两个多月前,香港理工大学的“民主墙”贴出一张内地学生用毛笔写的繁体字“大字报”,上书:“吾自六岁始学书,先柳颜后篆魏,行草以二王为模范,金文甲骨亦有涉猎,繁体较之简体,法度严谨端庄大气,中国书法文化博大精深底坚蕴厚,何长以繁体夸夸,日日挂于嘴上悬于额前,更何况,你的繁体字还不如我。”

这位写得一手好字的刘姓学生说,因为看不惯“民主墙”上有人贬低简体字,才写了这张大字报。他想表达的是,如果部分香港学生真的以繁体字继承人而自豪,那就好好地把它传承下去;虽然内地的官方语言不是繁体字,“但是繁体字我们那里有很好的传承”。

繁简并行回归实用精神

内地并不排斥繁体字。新中国成立之初,简体字为扫除文盲立下汗马功劳。而在教育普及的今天,许多人跟刘同学一样,不乏接触繁体字的机会,文化界也有恢复繁体字的声音。在学会一种字体的基础上,认识另一种字并不费力,一个学简体的人首次读繁体书,依据上下文就能认出大部分繁体字。

在华人社会,繁简体并行不只在理论上没难度,而且早已成为现实。台湾当局领导人马英九2009年提倡“识正书简”,曾招来绿营猛批,但简体字在台湾日益普及的趋势却非骂声所能阻挡。除商店、风景区外,台湾校园一直是简体字“出没”的集散地。2008年,台湾高雄县和春技术学院判断出两岸未来交流越来越频繁的趋势,首开大专院校风气之先,将简体字列入大一国文必修课。随后,许多高校开设起简体字课程、举办简体字辨识比赛。台北大学的学生说,他们在上课时已使用大陆出版的简体字书籍。在政治大学东亚所、台湾大学国发所,研究生看的简体参考书甚至比繁体参考书还多。

就连民进党主席蔡英文,也被发现在写信和做笔记时使用大量简体字。台北市长柯文哲写给下属的字条中,“处”字等繁体笔画极多的字,也一样写成简体字。台湾作家余光中认为,“这是一种生活习惯使然”。他说,以“台湾”两字为例,所有台湾人书写时几乎没有用“台”的繁体字,都是用简体。

可见,繁简体并非先天对立,更不应附会政治含义,学习和使用哪一种,应回归实用精神和开放态度。兼收并蓄,顺其自然,才是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