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衰中国者注定必然失败

166

二十国集团(G20)财长与央行行长会议即将在中国召开。一些西方媒体和“专家”鼓噪在这次会议上讨论国际汇率安排,特别是人民币汇率问题,签订类似1985年西方五国签署的《广场协议》(联合干预外汇市场)。

2001年就以《中国即将崩溃》一书暴得“大名”、一贯妄言“中国崩溃论”的章家敦也不甘寂寞,抓住这个机会撰文发声,声称这次会议是中国拯救人民币的最后机会;如若把握不住,中国将在半年内遭遇“货币、经济和金融体系”全面崩溃。

熟悉二战后国际经济的人都知道,中国不可能有兴趣签署什么新的《广场协议》。《广场协议》曾把当时的第二经济大国日本拖下深渊。这份协议在日本制造了庞大的“超级日元”泡沫,引诱日本充当了境外美元资产的大买主,为美国巨额财政赤字提供融资,为濒临绝境的美国房地产投机商“解套”,最终为美国的通货与宏观经济稳定作出了巨大“贡献”,日本本国却在泡沫破灭之后陷入10年萧条漫漫长夜,至今仍然无法恢复活力。

从相关媒体报道里人们也不难知道,这次二十国集团(G20)财长与央行行长会议要讨论的是全球经济形势、“强劲、可持续、平衡的增长框架”、投资和基础设施投资、国际金融架构等议题,而所谓让人民币贬值的提议不过是媒体炒作。

中国经济基本面与其他发生经济剧烈波动的新兴市场经济体之间,存在根本区别。这决定了中国经济和人民币汇率不可能发生“崩溃”。这一点在冷静客观的市场参与者和观察者中已经是共识,无须赘言。令人感兴趣的是,被中国网民封为“战略忽悠局副局长”的章家敦及其同道,为何会相信中国可能如同当年的日本那样签署新的《广场协议》?

莫非,他们把中国当成了当年的日本,以为中国会在自己满手好牌的时候屈从于美国意志、签署于己不利的协议?

当年的日本并不是只有制造、吹大“泡沫经济”然后破裂一条路,而是有实实在在、更可持续的方案可供选择。那么,当时的日本为什么最终没有选择这条路?

因为美英右翼势力的极力阻挠,他们唯恐发展中国家的工业化危及其经济优势和战略统治。根据美国学者凯塞·沃尔夫的记录,当时布热津斯基直言不讳地告诫日本:“你们不能帮助墨西哥,因为美国无法容忍边境周围出现一个新的日本。”

为什么美国能够有效地迫使日本走上这条不归路?因为日本本质上并不是一个独立自主的国家,而是在美国军事占领下的战败国。正是这一点,使日本在千百万“商社战士”用尽力气把本国经济推向高峰之时,就注定了日后必然“被赶超”的悲剧命运。

一些“中国崩溃论者”希望中国走上当年日本的经济崩溃之路,然而他们不仅忽视了中国与其他经济剧烈波动的新兴市场经济体之间的根本区别,也忽视了中国与日本的根本区别。中国的独立自主与良好前景,决定了唱衰中国者注定必将继续失败。谓予不信,且请拭目以待!

(作者:梅新育,中国商务部研究院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