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妈视亲儿照料·无奈自身也患病 母子中风陷绝望

135
这一对没有血缘关系却亲如母子的奶妈何秀蓉和杨国平,一直都遭命运作弄。

(怡保3日讯)原本老妇人一番善心照顾没有亲人的中风青年,视为亲儿般照料,岂料命运弄人,老妇人7月初突然中风,更被诊断患有轻微老人痴呆症,让“母子”2人陷入绝望。

这一对没有血缘关系却亲如母子的奶妈何秀蓉(67岁)和杨国平(37岁),奶妈原以为以自己可以好好照顾中风的国平,可是万万没想到,现在身份对调,她中风的情况比国平来得严重,连自己都照顾不了。

奶妈亦患轻微老人痴呆症

奶妈今年年初曾为国平筹募物理治疗费向《光华日报》读者求助,可是她自己7月初突然中风,更患上轻微老人痴呆症,让国平更无助。

还在接受物理治疗的国平,现在除了照顾自己,也要照顾行动不便的奶妈,负责奶妈看医生的费用、买成人尿布和家里的开销。

7月1日,他发现奶妈的手很抖,而且近期的记忆也不是很好,于是带奶妈去看医生,医生却告知这是中风的迹象必须留院检查,入院后被诊断中风。

住院9天后无法走路

他说,这一次住院了9天,奶妈在病床上睡了9天后就不能自己走路,只有勉强用力才能走一两步。

“住院9天后回到家是辛苦日子的开始,奶妈回家一星期后,再次不适送院,医生告知这次因为肺部有细菌感染,再度留院7天。”

他说,2次入院已花费千余令吉,出院后奶妈的身体和精神更是一天比一天差,每次和她说话,她就眼睁睁地看着他许久才答上简单的几个字,而且她不懂得说要上厕所,所以只好给她穿成人尿布。

中风母逝失依靠 重遇奶妈获怜惜

杨国平的不幸可说是接踵而来,在2002年亲生母亲不幸中风导致瘫痪,躺在家中由他外出当公共巴士检票员养家,日子已过得辛苦。

然而,祸不单行,有一天他放工回家,突然晕倒被邻居发现,医生诊断出他脑血筋爆裂,也就是中风,导致他左边身体无法正常行动。

他的悲剧至此仍然未停,他中风不久后即面对母亲离去的悲痛,他连唯一的家人都离开了,而彷徨无依的他幸而重遇他儿时的奶妈,奶妈看他孤独无依心疼不已,于是让他住在一起。

因为他中风后带来许多的不便,拿不到重的东西,但是一些轻松的事情他还能做,如在家帮忙扫地和出外向友人“拿”饭回家度日,不用与奶妈一起挨饿。

想要照顾好奶妈 冀热心人士援助

直至年初,本报为国平筹募物理治疗费的捐款后,国平终于可以接受政府医院以外的物理治疗,现在他在物理治疗帮助下,也算有好转,但是左边身体的力量仍然有限,全靠单手扶持奶妈。

之前筹获款项已所剩无几

有关求助新闻见报后,获得热心人士的支持,为国平一共筹获约7000令吉,使他可以增加物理治疗的次数,但很不幸的其奶妈何秀蓉7月初也中风,只是医药费已花了千余令吉,加上国平之前的物理治疗费与生活开销,现在已所剩无几。

唯一庆幸地,家中有一张国平早前使用的轮椅,让国平可以用轮椅推奶妈去洗手间冲凉。

虽然,不幸的事情不断发生在他和他亲人的身上,但是他也不言弃,依然想好好照顾奶妈的起居饮食,希望社会上的热心人士可以伸出援手。

在奶妈未中风时,国平也十分孝顺奶妈,每天靠半个身体一拐一步的等候巴士搭顺风车,为的就是到外向朋友讨取一盒饭回家给奶妈吃,与奶妈相依为命的他,有饭奶妈先吃,他吃饭尾。

他说,以前认识的一位朋友现在在市中心一间茶室工作,因此每当没饭吃,他便搭顺风车外出找他接济,也因他以前是公共巴士检票员,与巴士司机熟络,所以他搭的顺风巴士都是司机免费请他坐,使他感激不已。
奶妈早期不单患有糖尿病,还有血压高和高胆固醇,而因年纪老迈双脚无力,所以不能再去茶室捧茶,偶尔只能捡纸皮铝罐赚取微薄的收入,成为两人的主要收入支撑。

现在奶妈不能再捡纸皮铝罐,国平为了照顾奶妈,而寸步难离,唯一收入没有了。

有意捐助的热心人士可以联络国平(010-5308188)。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