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操赛场永远记得她们的美

124

中新社里约热内卢8月10日电 里约奥运会的体操赛场彰显“女儿娇贵”,因为女子团体决赛和女子个人全能决赛是“高需求赛事”。想去现场报道?凭票。票量极其有限,欲抢从速!

两项赛事异常火爆,原因很明确:因为今届奥运会有当前最炙手可热的体操运动员西蒙·拜尔斯,以及由她领衔的美国女子体操队,其阵容豪华得堪比篮球场上的“梦之队”。

当晚几乎座无虚席,人们饱览选手们的迷人风采,喝彩声一浪高过一浪。但鲜少有人注意到,决赛前的暖场表演有什么不同。

除了精彩的群舞,两段画质已经不那么清晰的视频经由中央屏幕播出。记者从赛台训练至今几乎每日都“泡”在场馆里,也是第一次看到,看得热血沸腾。

一段视频记录了罗马尼亚名将涅利·金在1976年蒙特利尔奥运会的自由操比赛,另一段视频记录了中国名将陆莉在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的高低杠比赛。她们同样得到满分(10分)。

这是一种致敬,敬那些美丽的体操女孩。

姣好的面容,婀娜的身段,以及令人着迷的优美动作,体操是一项展现“美”的运动。无数传奇女登台亮相,有的体操迷至今还在争论:罗马尼亚的科马内奇和俄罗斯的霍尔金娜,谁才是真正的“体操女皇”?

但体操的美并非“徒有其表”。记者特意找来这两段视频,捕捉到一个共同点:两名选手都是反超比分。比如在陆莉之前一名选手的得分已超过9.9分,但她硬是凭借一套堪称完美的动作征服全场。

更高、更快、更强,是奥林匹克格言。巾帼不让须眉,谁说她们不是在“战斗”?

当晚决赛就有一个“特殊时刻”:当美国队的领军者拜尔斯在平衡木上做出昂扬有力的动作,俄罗斯队的领军者穆斯塔芬娜恰好正在《莫斯科郊外的晚上》的背景音乐下“翩翩起舞”。

她们代表着当今女子体操的两个“极端”。以拜尔斯为代表的黑人女子体操运动员,巧妙地将自身力量优势“移植”到体操项目。穆斯塔芬娜等出自老牌欧洲劲旅的选手却在坚守体操的优雅传统。再加上以中国队为代表的“技术流”,各有千秋。

然而在比赛结束,这些年龄相仿的女孩总会凑在一起。当中国队焦急等待最终名次时,美国队的亚历山德拉·雷斯曼主动走过去与队员们挨个拥抱。赛后俄罗斯队走过混合采访区时,先热情地与正在受访的中国“小花”来个贴面礼。

诚然,体操是一项危险的运动。最典型的案例是中国选手桑兰,因为一次偶然的失误,如花少女变成高位截瘫的病患。体操项目也被过分“误读”,在一些人眼中仿佛仅剩下血泪史。

听听拜尔斯的故事吧。她从小爱蹦爱跳,有一次户外郊游临时改为去体操房,回家后就留给家人一张纸条:我要学体操。看她的比赛也的确是一种享受,因为你可以从这个姑娘无比灿烂的笑容里读到,她真的感受到体操的快乐。

中国官方近年来也提出“快乐体操”的理念,推广体操进校园。其背景是,美国现有4000多家体操俱乐部,而中国体操注册运动员仅仅3000人左右。虽说这个项目未必能立竿见影,执行者们还是义无反顾。许多已退役的体操运动员也纷纷为此站台。

目下,很多退役体操名将还在“吐槽”里约赛场打分有失公允,特别是给中国队员的完成分,简直赶得上跳水队“压水花”。但令记者感慨的是,每每赛后将“你觉得裁判打分偏低吗?”这个问题抛向犹挂泪珠的小姑娘,她们总是回答得很得体:我没有办法控制裁判,我只能对自己再狠一些。

韶华易逝,特别是对于女子体操选手来说,训练的确残酷,黄金期的确短暂。但是幸好,她们的美丽,将由赛场铭记。(完)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