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村航平的“匠人情怀”

193

中新社里约热内卢8月10日电 与其将日本体操名将内村航平称为“天才”,毋宁说,他是一名“匠人”。

27岁的内村航平的确有天赋,但这天赋不足以支撑他成为“传奇”:蝉联奥运会男子个人全能冠军、世锦赛个人全能“六连冠”。算上10日晚收获的这枚里约奥运会个人全能金牌,他在世界大赛上所获奖牌数累计达到26枚。

赛后新闻发布会上,连对手也不停表达对其的崇敬之意。尽管乌克兰人维尔尼亚耶夫几乎全场比分都压着内村,但还是在最后一项单杠被“逆转”、屈居第二。但当有记者隐晦地问“是否裁判格外关照内村”时,反倒是维尔尼亚耶夫义愤填膺地反驳。

内村本人只是平静地听着一切。就像他两日前带领日本男子体操队登上奥运会男子体操团体决赛的最高领奖台。明明为这个目标付出了好些年,但真正实现梦想时,他也是这般淡然。

有记者追问,你怎么能做到从2009年至今从未在世界大赛的全能决赛中失利?

“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认为自己一定会输。”内村自嘲道。但他话锋一转:“可是今天我在单杠上拿出了最好的表现,从杠上下来时我想,就算输也不觉得可惜。”

他还说,借由这场激烈的比赛,向世人展现出体操的精妙与有趣,“是比胜负更重要的事”。

虽然出生体操世家,内村却不是什么“神童”。如果不是2004年雅典奥运会,他被当时日本体操队领军者富田洋之的精湛表现所折服,继而痛定思痛、苦练体操,恐怕现在还在自家简陋的体操俱乐部里平庸度日。

内村从富田洋之那里“继承”的是对传统体操美感的不懈追求。

近年来国际上实施的体操新规则,将成绩分为难度分和完成分。包括中国队在内的大多数队伍选择冲击难度,但内村固执地认为,“如果动作不够美,体操与杂技又有什么不同”。

于是,他像对待一件艺术品那样对每一个细节精雕细刻。他的哲学是,已经完美了?那就再完美。这个做法富有成效,他的难度分并不高,但因为做出来的动作像教科书那般精准,裁判从不吝于打出高分。

但内村从不满足。“我不认为自己是世界上最完美的运动员,我还要更进一步提高自己。”

妻子千穗说,内村每天都会在训练后反复观看录像,就是要揪出自己的不足。夫妻俩一起录制节目,妻子随口说“担心丈夫的跳马、鞍马和单杠”,内村马上挠头:“我的这么多项都让你担心?看来我还差得很远”。

即便登上万众瞩目的最高领奖台,内村还觉得远远不够,因为他要在世界上与美国的菲尔普斯、牙买加的博尔特等齐名。“并不是说为了出名,而是想借此推动体操运动。”他解释说。

可是再怎样“匠心独运”,也无法忽视年龄的尴尬。在本届奥运会的资格赛上,内村的体力着实让人担心。完成带领团队夺金的愿望之后,内村并不回避“2020年东京奥运会”和“继承者”的话题。

“我很想参加东京奥运会。”他坦言,届时肯定无法再参加全能比赛,但是究竟能否冲击单项,“我还不能明确回答”。他又说,希望加藤凌平、白井健三等后辈能够让“全能王”的称号留在日本。

“匠人”内村回答问题总是严谨细致,只有触及他心里的柔软,让“匠人”回归家庭,才多了几分活泼。“我知道为了准备奥运会,打乱了生活节奏,给你们带来不便。等我回家请尽情地驱使我吧。”他隔空向妻子和两个女儿喊话。在回答“如何保管金牌”时,他想了想:“用保鲜膜之类的给包上,别划伤了”。(完)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