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窿追债追到学校 变卖老伴小厂给20万 母促债主找儿追债

329
魏木荣(中)说到痛心处,一时忍不住流下眼泪,让记者会被逼停顿。左为槟马华公共服务及投诉局副主任陈荣兴,右为欠债人的罗氏母亲。

(槟城11日讯)阿窿追债追到学校引公愤,42岁庄氏欠债人的现年76岁罗氏老母亲现身说法,坦言早前为助次子还债连老伴留下的小厂也卖了,要求债主直接找儿子解决,自己已无力偿还。

她语带哽咽说:“我是老人,不是欠债的人。他们是不该来追我的(向我追债)。”

罗氏老母亲周四在孙子陪同下,在槟马华总部召开记者会。罗氏说,儿子今年年初告知欠债时,自称欠款为2万7000令吉。

“儿子之前曾带我去见一个自称‘Livius’的人,对方在4月时又跑来找我,一下子就说已欠到逾60万了(连本带息)。”

阿窿追债追到学校,还在学校围墙显眼处张贴印有欠债人儿女,还有其前妻父母的合照,公然在神圣的校园追债,全无道义可言。

罗氏育有3子,欠债人为其次子。她与3名儿子和家人同住,次子年初时突然告知欠债,并将她带往一所办公室与自称“Livius”的男子见面,有意要她应承为担保人。

但是,她没有作出承诺。只是,她坦言3月时为助儿子还债,硬是把已逝老伴留下的黄梨肥料厂,以约36万令吉出售,并给了20万令吉次子,嘱其还债。

钱到手即人间蒸发

殊不知,儿子钱一到手第二天就人间蒸发,留下烂摊子给家人,至今不知所终,家人也不知其下落。

她也在记者会上呼吁儿子现身,回来处理债款。她说:“我希望他回来解决欠款(本金),利息他是还不了的了,他们的利息还惨(高)过阿窿!”。

老人家也满腹心酸,坦言自己当时就是没想到,早知就亲自携款还钱,而非如此。

罗氏至今与其他两名儿子及其家人,是大家族同一屋檐下。至今,仍在家中制作家庭式面包和月饼等出售,并要负担次子两名孩子的生活费。

无辜孩子也在事件被牵连,遭债主在校张贴大字报,孩子目前心灵受伤,虽是考试期却也不敢返校。家人说,孩子很想回校,但胆怯。

庄氏欠债人早期经营一家电脑维修店,最后经营不善而结束营业,并与妻子分居。其母亲说,自己一直不懂儿子在外有欠债。

心疼老妇承担债务 魏木荣流下男儿泪

儿子欠债要老母担当,槟马华公共服务与投诉局主任魏木荣也忍不住流下男儿泪。他在记者会上说到痛心处时哽咽泪流,记者会被逼停顿,他吁庄氏欠债人现身处理事件。

“我相信他还在大马,应该出来面对,不是让老母亲承担。如果他怕(阿窿),那请来找我们。”

魏木荣说,这群追债人其实4月便已出动,把装有红漆的塑料袋,丢向其母亲住家。至今一共丢了3次,最近一次是8月6日,更将胶袋“升级”为玻璃瓶。

罗氏孙子也据此两次报警。孙子也说,早前更有一名印裔男子试图跟踪他,不知意欲何为,自己也只好报警。

魏木荣一直强调,冤有头、债有主,要求债主直接向欠债人索款,而非骚扰其家人。他也提出警告,校园贴追债大字报在刑事法典下,有恐吓成份。

“记者会后,我们会带孩子去报警,以策安全。我们也会到学校和校方商量,看如何处理。”
他说,马华公会将施压警方,一定要关注此事和采取适当行动,不允许这类债主为所欲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