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里卜采石影响生态险象环生 园主居民求助谢铭圣

46
谢铭圣(中)联同童润山(左三)及拉新昂波(右三)等人举行记者会。(020)

(本报讯)亚庇附近的打里卜甘邦武吉基林的三个榴槤园主及三百名居民,因附近采石活动影响该处生态,进而造成地下水源日渐干涸,乱飞的碎石也危及人身安全,多年来投诉多个政府部门不果后,于昨日求助于人民公正党籍下南南区州议员谢铭圣医生。

拥有卅年种榴槤经验的其中一名园主童润山指出,他是在一九九五年开始在该处种植榴槤,当时该处的地下水源非常丰富,即使旱季水源也源源不绝,但二零零九年产量大为减少。其榴槤园距离该采石场只有三百公尺。

他表示,当初并不晓得政府发出当地采石场执照,环境局事先亦无谘询过周边人士意见,当他们面对损失后,于二零一二年就陆续向环境局、地质局、土地测量局及警方投诉,但各部门都没有行动。

他说:「二零零三年时,成熟的榴槤树可结果五十至七十粒,但二零零九年后,榴槤树虽然依然健康,但结果量却大大减少,甚至有些卅尺的大树还会无端端地倒下。」

童润山是联同另两名园主及村民前往谢铭圣的州议员办事处举行的记者会上这麽表示。

他指出,最骇人的是,二零一四年九月九日,该采石场炸石后,一块两公斤重的碎石竟然飞击到他果园内果树,再跌落在其员工房舍的不远处,而当时他本身及监督组组员正站立在大石掉落的数尺之外;该碎石是在炸石处向后飞三百公尺,高度达数百公尺才能击中他的果树。

他说,在「飞石击树」案件发生前,环境局官员曾向他表示,该采石场公司是非常负责任的企业,也依法行事,是很安全的。

他说:「若是很安全,为什麽石头是向后飞,而不是向前飞?是否技术上有出错?该公司和环境局提出唯一的方案是建一所庇护所,每次他们要炸石时,我们就要去那里躲藏起来,令人不敢想像的是倘有人被飞石击中的后果。」

童润山指出,采石场有分发炸石时间表,要他在炸石时躲在庇护所中,但采石公司经常取消炸石活动,而他却因为未受通知而躲著,非常浪费时间。

他声称,当他向各政府部门投诉地下水枯竭导至结果量减少时,当局的官员就指他们证据不足,拒绝受理。

他表示,其所种的榴槤非常可口,由槟城引进的品种,在沙巴产果后,质量更胜槟城,这数年来,他为了采石场影响其榴槤产量,四处奔波投诉,却不受理会,令他非常失望。

童氏表示获悉该采石场执照今年又要更新,他希望当局不要再延续采石场的执照,并向他及其他受影响的居民作出赔偿。

当地甘邦武吉基林居民拉新昂波表示,大部份的村民都使用地下水,自从该采石场操作后,多个水源开始干涸,人民生活大受影响。

关于碎石乱飞的问题,他说,采石场的通告牌已经很久没有更新,居民不晓得炸石的时间,每次他接到采石场公司传来的手机短讯通知有炸石时,都已经过了炸石时间,「当我们知道童先生的乱石案时,都感到很不安。」

与此同时,谢铭圣表示,他自担任该区州议员以来一直在跟进此事,包括陪同当事人到各政府部门投诉及呈交各种文件等,但都了无下文,身为协调人的他希望当局能认真解决此事。

他说:「我们可以做的都做了,居民实在再无诉求管道了,如今唯有透过报章呼吁政府采取行动,还他们一个公道。」(02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