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揭发金正男遇刺死因 国际掀化武恐慌

100
阿都沙马:机场绝对安全,公众大可放心。

(凤凰网26日报道)美国国防部24日表示,据传朝鲜使用VX神经毒剂在马来西亚杀死了金正男,美国认为这是“严重威胁”。

据共同社2月24日报道,五角大楼发言人杰夫·戴维斯海军上校表示,这种神经毒剂可用于导弹弹头和其他武器上,使它们成为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他说:“我们意识到朝鲜有生产及维护化学武器的历史。我们认为这是严重的威胁,我们为对抗这种情况做好了准备。”

据韩联社2月25日报道,韩国外交部官员25日说,在马警方宣布金正男是死于VX神经毒剂后,韩国已经决定在国际会议上抗议朝鲜拥有生化武器。

一位外交部官员说:“韩国、美国和日本的高层核问题特使周一在华盛顿会晤时,以及在日内瓦或者其他地方举行的各种多边会谈上,政府将提出朝鲜的生化武器问题。”

官员们说,首尔还将在27日的韩美日代表会议上呼吁重新把朝鲜列入支持恐怖主义的国家名单。

另据美国《纽约时报》网站2月24日报道,多年来,朝鲜用核试验以及扬言对美国实施核屠杀令世界紧张不安。现在调查发现金正男是遭VX神经毒剂暗杀身亡,这是一个严酷的提醒:朝鲜拥有鲜为人知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化学和生物武器库。

如果确如马来西亚官员所言,这起谋杀案的背后主谋是朝鲜人,那么朝鲜政府是在利用此次袭击向世界昭示它拥有这类令人恐惧的危险武器吗?

新加坡拉惹勒南国际研究院反恐问题专家古纳拉特纳说:“通过在亚洲心脏地区的国际机场使用VX毒剂,朝鲜发出了非常明确的信号,即它可以对世界任何地方的敌人发动袭击。”

报道称,旨在限制朝鲜核计划的六方会谈并未触及化学和生物武器。乔治敦大学外交政策研究所驻首尔高级研究员金杜妍说:“此事提醒我们不仅朝鲜的核导弹构成威胁,同样严重的还有不对称威胁,包括朝鲜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包里的生化武器和网络。”

分析人士认为,朝使用国际公约禁止的致命化学武器可能加剧制裁呼声:要求将朝鲜列入支持恐怖主义国家的名单。

如果得到证实,朝鲜使用VX神经毒剂将极有可能削弱特朗普政府重启核裁军谈判的兴趣。

证实4主嫌租公寓单位

雪州总警长拿督斯里阿都沙马证实,警方周四在本坡旧巴生路一间公寓单位展开的突击行动是4名主嫌所租下的单位。

不过,他不愿透露嫌犯是从何时开始租借有关单位。他还说,警方在行动中于单位内带返一些“样本”助查。

“警方已将这些样本送往化验局化验,我不方便透露是什么,一切有待化验报告出炉。”

另外,媒体询及致死金正男的VX神经毒素是否经过两种不同的物质混搭下,才触发效果时,阿都沙马则回应说,警方目前仅从金正男的脸部和嘴巴发现一种毒素成分。

样经全方位检测结果 机场无VX毒素残留本送往化验

(雪邦26日马新社讯)随着朝鲜籍男子金正男被证实是遭“VX神经性”毒剂所毒杀,有关当局今天凌晨在第二吉隆坡国际机场进行消毒工作没发现有毒物质,进而宣告该机场为“安全地方”。

雪州总警长拿督斯里阿都沙末说,消毒工作涵括与案件有关的地区及地点,发现第二吉隆坡国际机场没被有毒物质污染。

他说,基于凌晨1时45分至3时机场人潮较少,加上当局不愿引起不必要恐慌,因此警方鉴证组、消拯局及原子能执照局(AELB)在该时段进行消毒工作。

他说:“第二吉隆坡国际机场是一个安全地方。”

他召开记者会时,这么说。

全国警察总长丹斯里卡立两天前公布,毒杀金正男的毒药证实是“VX神经性”毒剂。

他也说,这种毒剂也是在1997年化学武器公约与2005年大马化学武器公约法令下受管制的化学武器。

询及为何在发生命案13天后进行消毒工作?阿都沙末说,警方是在周五才收到国家化验局的初步报告。

他说:“我们在收到该局的化验结果后,进行消毒工作。曾与金正男及嫌犯接触的大马机场控股公司职员和警员已进行体检,作为预防措施。”

提到案发当天是否有任何乘客接触到“VX神经性”毒剂?阿都沙末说,警方至今没接获相关投报。

询及有报道指其中一名女嫌犯出现呕吐现象,阿都沙末说,她乘坐德士前往别处途中呕吐,没在警局内呕吐。

他也说,一名朝鲜嫌犯的扣留令自昨天起延长7天。

金正男致命毒剂量仅10mg 死前蒙受极度痛苦

(吉隆坡26日讯)卫生部长苏巴马廉透露,毒杀朝鲜籍男子金正男的VX神经毒剂剂量大约是10mg,只是比致命的剂量略高一些,而死者死前可能蒙受极度痛苦。

苏巴马廉今天召开记者会时透露,卫生部的验尸报告结果与国家化验局化武分析中心的初步报告结果是一致的,即致死的原因是VX神经毒剂(VX Nerve Agent)。

记者询及死者接触该毒剂后在多少时间内即死亡,苏巴马廉回答说:“他在救伤车死亡,(但是)在诊所已经昏厥。我会说大约15到20分钟。”

■最致命的神经毒剂

苏巴马廉说,死者遗体呈现有机磷酸盐中毒的迹象,而后来由化验局报告证实是乃乙基—S—(2—二异丙氨基乙基)甲基硫代膦酸酯(ethyl s-2-diisopropylaminoethyl methylphosphonothiolate),即俗称“VX神经毒剂”。他也解释,死者身体可能是接触到VX神经毒剂,并称死前可能极度痛苦。

VX神经毒剂无色无臭,难以测查。仅需10毫克(mg),VX神经毒剂即能通过皮肤接触,杀人于瞬间。

联合国在687决议中,将之列为大规模杀伤武器,而美国外交关系协会甚至写道,VX是“史上最致命的神经毒剂”。

《1993年化学武器公约》限定,一个机构每年至多只能生产100克VX神经毒剂,否则当属违法。

少量带入难以察觉 VX毒剂过去不曾在我国出现

(布城26日马新社讯)卫生部副部长拿督斯里希尔米说,毒杀朝鲜籍男子金正男的VX神经性毒剂过去不曾在国内出现。

他指出,此化学武器可破坏人体神经系统,中毒的人会因无法呼吸而在半小时内丧命。

他指出,若此化学武器以小量带入国内,也难以被察觉。

他说:“这是我们首次发现VX神经性毒剂,以前不曾出现,我们只透过阅读刊物认识它。”

他今日为一项研讨会主持开幕礼后,对媒体这么说。

警方周五公布毒杀朝鲜籍男子金正男的毒药,证实是VX神经性毒剂。

全国警察总长丹斯里卡立指出,这种毒剂也是在1997年化学武器公约与2005年大马化学武器公约法令下受管制的化学武器。

他说,国家化验局化武分析中心已从死者的眼睛粘膜和脸部采集拭抹样本进行化验,化验结果显示,所化验的物品证实是乙基S-2-二异丙氨基甲基硫代膦酸酯(Ethyl S-2 Diisopropylamino Methylphosphonothioate),或俗称的VX神经性毒剂(VX Nerve Agent)。

LOL女刺客身份 证实是越南公民

越南外交部通报,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同父异母兄长金正男在马来西亚被杀案,持越南护照名叫段氏香的涉案女子为越南公民。与越南官员见面时,她宣称案发时以为在录制“喜剧视频”。

据越南外交部发布的公报,经越马双方协调,越南驻马来西亚大使馆官员周六与涉案女子见面,证实她为越南公民,名叫段氏香,1988年出生。

公报称,涉案女子的身体状况稳定。见面时她对越南官员宣称,自己在金正男案中“被人利用”,案发时以为在录制“喜剧视频”。

公报表示,在马来西亚当局调查案件之际,越南外交部将与马来西亚外交部紧密协调,同时会了解法律援助程序,尊重越南公民的合法权力。

卫生局“善意提醒” 媒体驻守区禁烟

金正男隆机场被毒杀案;在吉隆坡中央医院驻守的媒体,被“善意提醒”不能在医院范围内吸烟。

随着院方星期五起,为在太平间外驻守的媒体提供帐篷、塑料椅子与桌子后,一名身穿卫生局的男子,星期日上午将禁止吸烟的多张海报,贴在媒体身后的锌板上。

在医院范围内早已有不能吸烟的规定,此举是再三提醒媒体而已。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