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荫权泪洒病床 监视冲凉最难堪

126
身穿啡色囚衣、改戴深色胶框眼镜并戴上口罩的曾荫权,周六在惩教署人员押解下登上囚车,送往赤柱监狱服刑。

(香港26日综合电)现正于赤柱监狱服刑的前特首曾荫权爵士,据报曾在坐“医院监”时泪洒病床。至于在囚期间最令他难堪的,莫过于连冲凉也要在惩教人员监视下进行!

曾荫权上周被定罪后,被押往荔枝角收押所等候判刑,期间他自称有“呼吸问题”,获送往伊丽莎白医院的羁留病房观察治疗。

与曾荫权相识多年的天主教香港教区前主教陈日君,期间曾到医院探望,事后他指曾荫权患有哮喘,咳得很厉害,他曾建议即场为曾荫权开弥撒,但对方称要先得到当局批准。周六有报道指,曾荫权当天与陈日君见面时情绪激动,并忍不住泪洒病床。

曾荫权监狱医院避寒

报道又指,在收押及服刑期间,最令曾荫权难堪的是须于惩教人员监视下冲凉。据了解,不论是在正式的监狱、收押所或医院羁留病房,在囚人士洗澡时都必须有看守人员监视,以免有人自残、企图逃狱、或进行其他不当或不法行为。

被裁定公职人员行为失当罪成、判监20个月的前特首曾荫权爵士,连续两晚在荔枝角收押所度过后,周五清晨身穿囚衣,在寒风凛冽下转仓到高度设防的赤柱监狱服刑,正式展开其铁窗生涯。他原定被安排囚禁于俗称“水饭房”的单独囚室,但狱方鉴于年过70的曾荫权曾报称气喘不适,加上天气转冷,故抵达赤柱监狱后,旋即安排他到院所医院检查,并由医生批准他暂坐“医院监”。

香港近日天气寒冷,各区气温只有约摄氏十二三度,赤柱更偶尔洒下小雨。周五早上,身穿啡色囚衣的曾荫权现身荔枝角收押所,他改戴深色胶框眼镜并戴上口罩,面容憔悴,在惩教人员押解下,跟随其他囚犯上囚车。

据悉,惩教署基于保安理由,规定囚犯不可佩戴金属框眼镜及玻璃镜片,故曾的家人早为他准备胶框眼镜及纤维镜片。曾荫权转仓期间警觉性甚高,他上囚车前望了在高位拍摄他的大批传媒一眼,他最后一个登上囚车,安坐后一直紧闭双眼,未有理会围着囚车拍摄的传媒。囚车约一小时后抵达赤柱监狱,曾荫权下车办理入狱手续。

被囚两天神情呆滞

获荔枝角收押所编配囚犯编号的曾荫权,先进入指模房打手指模及登记,将私人物品交出放入包头,至出狱时才取回。他其后被带到院所医院进行基本身体检查。据悉,他囚禁于荔枝角收押所两天来,大多数时间愁眉不展,神情呆滞,加上年事已高,又有气促等病史,他经检查后获准留在医院病房暂住一晚。

另由于曾荫权身份特殊,故在狱中肯定会申请保护,他会被安排入住单独囚室,进食和工作都在囚室内进行,每天有一小时散步的“放风”时间,亦会与从未坐监的囚犯同住一座大楼,包括前政务司司长许仕仁、商人陈振聪及即将刑满出狱的前全国政协委员刘梦熊等。#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