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赌博危害大 中四生染赌欠20万

113
张景文(左起)、孙艪华、吴女士和林同学的哥哥希望青少年赌博问题能得到关注。

(新山26日讯)中四生自3年前开始染上赌瘾后,至今已欠下共20万令吉赌债,如今仍需辍学打工偿还先前向朋友借的钱。专业辅导员呼吁,父母一旦发现孩子涉赌欠债,应及时向专业戒赌中心求助,而非不断帮孩子还债。

事主姓林(17岁,学生),其母亲吴女士(48岁,小贩)今日在关老爷文化协会主任孙艪华协助下,召开记者会时说,孩子13岁时经朋友介绍,开始到网络中心赌马机,当时下注金额不大,还曾以20令吉本钱赢得100令吉。后来,孩子也开始接触网络开盘赌博,然而,十赌九输,孩子就这样陷入时赢时输的循环中,开始欠下赌债。

起初,吴女士并不知情,因孩子好几次欠下约3000至4000令吉赌债时,都是靠自己从小的储蓄还债,她当时仅纳闷为何孩子一直向他要存折。期间,孩子曾打工和向朋友借钱,也曾中马票赢得一大笔奖金,就一直是自己还赌债。

2年前,积蓄用光后,林同学只好首次向母亲要钱还债,先是2000令吉,随后数目越来越大。至今,吴女士已帮儿子还了5、6次赌债,有时靠向亲友借钱还债。

“我以为他会改,就帮他还赌债没去报案,如今已无力偿还。”

吴女士说,孩子涉赌至今已欠下共20万令吉赌债。他曾同时开8台马机,每台下注300令吉。去年4月,孩子更与3名友人开大马机,结果输了10万令吉,每人需偿还2万5000令吉。3个月后又在网络开盘赌博中输8000令吉。

她说,孩子欠下该笔2万5000令吉赌债后,她曾安排孩子上戒赌课程,虽有接受辅导但还是重蹈覆辙。

至今,林同学欠下的最大笔债是最近期的4万6000令吉。

农历新年前,债主曾数次透过微信发出“不要给我找到你”及“还有更多好玩的”等的恐吓信息,但林同学都不予理睬,随后债主也用简讯及微信恐吓,或拨电骚扰林同学的哥哥(19岁)。

担惊受怕的吴女士1月22日向孙艪华求助,在后者建议下,于24日9时许到警局报案,怎料约1小时后,债主一行人分乘3辆车找上门,当时林同学不在家,吴女士才从2名华裔男子口中知道孩子欠债。

“当时因刚报案,正巧警方打来,经警方介入,债主一行人才悻悻然离去。本月10日,经协商获得‘折扣’,我以1万6000令吉还清该赌债,之后债主不再骚扰我们。目前每月需分期还亲友借的钱。”

母表明不再帮儿还债

吴女士说,她今日召开记者会的目的,是要明确表明不会再帮孩子还赌债,因自己也有心无力,同时也要揭发如今网络赌博无所不在的现象。

“现在要涉赌太容易了,用手机就可以,且有些还可以记账方式,不一定要马上给现金才能赌博。”

一旦孩子染上赌瘾 父母应求助辅导员

陪同出席记者会的传爱关怀协会辅导员张景文建议,父母一旦孩子欠赌债,不应一味帮孩子还债,而是先向辅导员或戒赌中心甚至少年中心寻求协助。

他也希望父母多关注孩子的网络世界,因多数父母不懂社交媒体有许多类似接触渠道。

他表示,类似案件自5年前互联网普及后就开始泛滥。5年来,该协会已接共近60起青少年染上赌瘾的案例,单在去年就有13起,年龄最小的为12岁。

以协会处理多种类型的青少年问题来看,此数目算是可观的。其中有6成为女性,但这是因为她们更愿意主动寻求帮助所致。

他也说,很多人是因为贪念而去赌博,因此一个人想改过需有改过的冲动,若仅因为某次孤立事件,容易重蹈覆辙。

孙艪华则说,目前赌博集团专向17岁以下的少年“下手”,近2个月内,他已处理6起个案。

他呼吁各造需关注此现象,否则造成社会问题,同时也呼吁父母若面对孩子染上赌瘾情况,应及时向有关中心寻求帮助。

十赌九输经历 终对赌博死心

林同学也在记者会上述说自己陷入赌海的经过。他说,他曾中马票,获得几万令吉奖金、赌博时也赢过几次,才会继续赌博,希望赢钱后能偿还赌债。

“我本来是找人到相关网站赌博,赌客赌赢,钱由‘老板’赔;赌客赌输,我可从赌金中抽35%。然而,若自己开盘,自己做庄,赌客输了,我可从赌金中抽87%,虽若赌客赢了,我得赔赌金的87%,但在丰厚利润的诱惑下,我决定自己做庄。”

由此,他因没钱赔给在他做庄的赌盘赌赢的赌客,也因在“老板”开的盘赌输,导致两边欠债。

目前,他还拖欠友人约2万令吉债务,为此,他只好辍学到餐馆当侍应生,以薪水还债。

十赌九输的经历让他对赌博“死心”,也暂时无复学打算,否则无法做工还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