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结村设阿末为首委员会 水灾祸首疑公园工程造成

77
所有进出德教会紫瑜阁的车子都得涉水而过(31)。

(本报拿笃记者27日讯)拿笃昨天下午面对闪电水灾洗礼后,团结村居民发挥守望相助的精神,漏夜成立一个以哈芝阿末哈芝偌为首的委员会,成员包括森鲁斯、戴昌福、黄沺莱、郑天贵、陈国明、罗裕有与谢桂枝等人,研究采取适当应对行动。

哈芝阿末哈芝偌表示,昨天下午发生的闪电水灾是工程施工瑕疵所造成,承包商与监管单位难逃其咎,这是该村有史以来最不可思议的水灾,整20年来,居民曾经面对过无数次比昨天更大、更长命的豪雨,皆未曾见过所有道路变成河流,居民实地拍摄与录影显示是县议会公园(TAMAN KATAK)挖掘泥土构成洪水下冲,因为工程未完成,同时没有做足防范工作,演变成瓶颈排水系统, 下游原有沟渠不能容纳,终告一发不可收舍,泛滥成灾,这场近乎是人为的水灾应该有人负起责任,居民必当追究,希望当局有个清楚交待。

昨天团结村居民好像被开了个大玩笑,哈芝阿末哈芝偌深表遗憾,况且居民曾经联名致函监管单位工程师,提供建设性排水系统意见,可惜并未受理,其同时吁请受影响的居民切勿再逆来顺受,提供水灾现场相片等资料,以便委员会进行下一步行动所需,居民若有疑问者可以联络其本人手机0138888137或任何一位委员,相片可电邮至expressld@hotmail.com,以便整理。

今天中午,哈芝阿末哈芝偌等人前往工程现场了解实际情况,发现县议会的临时堵水措施单薄,不能承受洪水压力,因为雨天关系,希望能够尽快妥善处理之,避免再一次发生三闪电水灾(31)。

圣多明尼小学水患 课室淹水停车场也汪洋一片

【本报拿笃记者二十七日讯】拿笃西加麦二里圣多明尼小学昨天傍晚发生水患,洪水淹浸入前面的整排课室内,水退后有留下大量的泥浆,影响学生之上课。

圣多明尼小学向来是水患黑区,在昨天下午之一场两个多小时的倾盆大雨,造成一旁的金沙河支流河水暴涨满溢,湍急的河水淹浸入课室内。圣多明尼小学原本地势比路面底,加上进行西加麦扩建双线车道工程之后,路面和桥梁都加高,学校课室如一个底凹盆地,一雨成灾,可想而知。

据校长萧庆珍称,她获悉学校课室淹水后,马上赶回校园视察,并动员六位校工和助手,在水退后马上进行清洗工作,因为学校在今天要进行学期考试,希望能尽量不会影响学生们今天的考试。

水淹发佳中心街道

【本报拿笃记者二十七日讯】拿笃发佳中心在昨天下午的一场两个多小时的大雨中发生水患,多条街道被淹浸,积水不但把整段马路淹在水中,更淹浸上店前五加基,所幸没有淹入店内,否则后果堪虞。

在国民登记局与大东方保险公司之间两排排店的大马路完全淹水,后面发佳酒店及后巷也汪洋一片,车辆只能慢速涉水而过。

淹水原因是排店之前后巷之暗沟堵塞,积满污泥垃圾,以至积水不能顺畅排泄而倒溢,把马路和五加基行人道淹浸。

所幸大雨在下午五时许停竭,积水才逐渐消退,一些店户希望有关当局能定时疏挖当地之排水沟,做好排水系统工作,免得一场大雨低洼地区成泽园,影响各行各业之作息和居民之困扰,造成无可估计的损失。

多个水患黑区 一雨成灾

【本报拿笃记者二十七日讯】拿笃在昨天下午下了一场两个多小时的大雨,低地顿成泽园,多个水患黑区更是一雨成灾,住家淹水深达三尺,道路也因浸水而造成交通中断。

这场倾盆大雨在下午二时许开始,雨势相当大,至下午五时多停止,拿笃市区和近郊多个水患黑区到处淹水,汪洋一片。

在诗南路一里的团结村多年来首次遭到最严重的水患,一些住家淹水深达三尺多,由于事发突然屋主都来不及抢救屋内之财物,除了一些电器,其他家俬如沙发、地毯等都泡浸在水中,水退后又留下大量的溜滑泥浆,居民都要总动员做洗涤善后工作。

水患是在大雨停竭后开始来患,主要是排水沟堵塞,排水不良加上附近小河积水满溢,显示拿笃的排水系统十数年来都没有改善。

据悉,当地一些居民已进行协商成立委员会,致函相关部门反映,同时置疑水患是附近加达公园进行的一项工程所造成。拿笃市区甘邦阿逸的综合体育场也遭殃,整个场地淹水深达尺余,当时有一项运动会,有十多部车辆来不及驶离而淹在水中。

所幸各地之水势在旁晚开始消退,居民忙着进行大扫除,清理满地泥浆和垃圾。(26)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