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瑛联同党同志嘱咐 勿挂心党务 放心地走

128
章瑛(右3)率领众人为郭金福上香。右起张美丽、玛丽佐瑟芬。

(马六甲10日讯)“我们希望金福不要担心党的事务,放心地走……”

民主行动党全国妇女组主席章瑛今天联同署理主席玛丽佐瑟芬、中委傅秋霞、甲州妇女组主席张美丽、武吉卡迪区部妇女组副主席李慧贞等瞻仰郭金福遗容,“特别嘱咐”郭金福别再担心党务,不要带着担心地走。

她说,1999年她与冯宝君、郭素沁是行动党的第一批女国会议员,当时接任党秘书长职务的郭金福,一直对她们照顾有加,常提醒她们珍惜选民的支持,把选区照顾好,尽好身为代议士的责任。

她指出,当时行动党处于最低潮的时候,全国只有10个行动党议员,郭金福任秘书长,那时的压力非常大,在法要壮大党之余,也非常关心妇女组的事务。

“他心地善良,做事光明磊落。我最记得他常说的一句话:你可以做任何决定,但必须可以解释,所做的决定是建立在哪个基础上。他总是以理性来梳理问题。”

章瑛说,病痛让郭金福承受很多痛苦和煎熬,对方常会发照片或简讯告诉她病情,而她则只有为对方祈祷和帮对方加油。

“郭金福的离去,是党和国家的损失,我们失去了一个为国奉献的领袖。但人生就是这样,有开始就有结束。”

她也促请遗孀莫桂美和孩子们坚强,尤其莫桂美陪伴丈夫走过很多艰难的路,希望他们一定要保重。

莫桂美在郭金福离开的第二天还表现得很平静,不过章瑛等人来到并给予拥抱时,她即哭了出来,也多次含泪望着丈夫的遗容抚棺,章瑛亦不断给予安慰,令见者也心酸。#

颜天禄脸书凭吊 政见不一异中求同

甲州马华前行政议员兼甲州政府对华特使拿督威拉颜天禄在脸书凭吊郭金福,对后者的离去深感悲伤。

他与郭金福认识超过20年,虽然平时两人政见不同,但都能够在许多课题上互相分享建设性意见。

“这份长达20余年的交情并非能用一字一句轻描淡写,但是其中的回忆依然历历在目。”

他也在贴文中指出,这一路走来,虽然政见不一,但是郭先生仍然为社稷众利表示关注,特别是在他任州行政议员时期,前者也在退出政坛之后,继续针对一些重点课题,与他分享各种具建设性意见,其中包括鸡场街文化坊的发展前景。

他上载与郭金福于今年2月13日在一家店偶遇的合照,随着郭金福离世,这张照片也了两人最后的纪念。#

林冠英漏夜南下 瞻仰遗容声声惋惜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漏夜从槟城赶到马六甲,瞻仰昔日战友郭金福的遗容,并对于相知相识38年的老友离去声声惋惜,深感不舍。

“真的很可惜…很可惜…”

他昨晚从槟城赶到马六甲,于晚上10时22分抵达郭金福位于甲州甘榜都裕丧府,瞻仰遗容及慰问家属,逗留约1小时30分钟。

他对于郭金福太太莫桂美坚强面对的态度表示佩服,尤其是在这个艰难痛苦的时刻,更显得特别的坚强。

他说,与郭金福的友情是从1979年在大学时认识开始,因此不只是战友,也是深交多年的朋友。

他指出,两人政治生涯皆从1986年开始,两人也一同在内安法令下扣留。

“那时郭金福先获释出来,我和父亲被扣期间,当时我也还没结婚,是他一直在忙照顾我母亲。”

据了解,郭金福是于1987年10月27日在内安法令下被扣留60天,林氏父子则被扣至1989年才被释放。

郭金福获释后,在林氏父亲坐牢的一年多里,每周隔周都会风雨不改载送林吉祥妻子去甘文丁扣留营探望林氏两父子,因此与林氏父子建立深厚的感情。

昨晚在场者包括行动党全国组织秘书陆兆福、副组织秘书伍薪荣、全国政治教育主任刘镇东、甲州主席郑国球及秘书邱培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