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仕平:网络召车冲击生计 促政府公平对待德士业

2
黄仕平在国会参与辩论

(本报讯)民主行动党籍亚庇区国会议员黄仕平在国会为沙巴传统德士司机面对网路召车服务冲击而陷入困难仗义执言,政府及沙巴商用车辆执照局必须确保德士司机获得公平对待。

他批评政府目前遗忘了德士司机,只是一味帮助网路召车,却完全忽略了的德士司机的痛苦。

他说:「我接获沙巴德士的苦诉,希望政府能够正面看待问题并协助改善其待遇……只要政府没有偏帮,并且愿意全面提供解决方案,德士司机和网络召车业者是可以共赢的。」

黄仕平也是沙巴行动党顾问,他是前晚在国会参与辩论明年度联邦财政预算案时这麽表示,其演词于昨日在亚庇发表。

他说:「因为经济不景、物价高涨、人民薪资萎缩、加上消费税增加人民负担,导致人民被迫多打一份工,有些甚至连工程师也被逼驾优步,大学生亦是如此,这对于德士造成一定的冲击。」

他表示,有鉴于面对网路召车服务如优步和Grab的强烈竞争,德士司机的收入受到严重影响。

根据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的数据,截至今年四月,沙巴则有六千一百七十八名德士司机,砂拉越则有四千五百九十六名,西马有五万两千八百八十八名,而在巴生谷一带,就有三万七千名,而网络召车服务业者则有六万名。

黄仕平提出六个重点,促政府深入协助传统德士解决相关问题,包括:由于德士是由公司所经营,而司机则是向公司租借车子,其车租是相当昂贵的。不管有还是没有乘客,都必须一天给付五十令吉,换句话说,一个月要还一千五百令吉给公司,在城市或许还可以,但在小镇就是一笔很大的开销,这导致德士司机根本无法竞争,生活都成问题。

他说:「随著网络召车抢滩,传统德士的生意下跌了七十巴仙,我不责怪网络召车,但政府是否有做些什麽,为这些受到边缘的传统德士提出公平的解决方案?」

他批评,尽管首相署部长拿督南施苏克里曾承认这套租借系统对德士司机非常不公平,但是却始终没有看到问题的改善。他指出,如果这些司机没有偿付租金给公司,那麽车子会被收回。

黄氏呼吁,政府应该发出准证给司机,让司机对德士车子有更大的主权及空间,而不是像现在那样,生意已经如此糟糕,却还要被公司剥削嗜血,「难道这些公司都是国阵的朋党经营?政府必须交代此不公的待遇。」

他说:「第二,尽管政府有提供五千令吉给想要转换为网络召车的传统德士司机作为购买新车的补贴,而在明年财政预算案下此项目的总拨款是一亿五千万令吉,但这是否真的能够解决这些传统司机所面对的问题,为他们增加更高的收入?

「即便银行批准其贷款,但这些司机由于背负贷款,必然面对更大的压力,这不是真正的解决办法。

「第三,国会不久前通过了最新的法令,纳入网召车及传统德士司机的保险保障,而在此配套下,传统德士司机必须偿付每年一百五十七令吉到四百四十三令吉的保险费。但实际上,这套保险制度并不是涵盖所有人,如工厂工人,我认为此事对德士司机必须给付这笔费用,是不公平的,我建议司机的亲属也被纳入保单,一旦出什麽事情,家人可以获得赔偿。

「第四,尽管政府已经承认了网络召车服务,但似乎与传统德士司机在法律上仍有差别,而网召车服务相对获得宽松的对待,而德士司机则需要严格遵守验车、还乘客保险、牌照费等,而这些费用则网召车却似乎不需要承担,这是公平性的问题,他希望政府能够提出公平的方案。

「第五,由于网召车在市场竞争上往往能够用更低的车费吸引乘客,这无可厚非,但是传统德士司机却没办法这麽做,来应对这种价格竞争战,既然德士的价格是由公交会和沙巴商用汽车委员会所规范,那政府要如何调整策略,协助传统司机应对市场竞争?他认为,政府必须要帮助传统司机转型,尤其是在车费的调整上,赋予更多弹性,让传统德士有能力竞争。

「第六,对于网络召车的司机,政府必须确保所批准的牌照,应该给司机本身,而非公司,因为目前网召车公司的权力过大,对司机的剥削越来越严重,如果这样下去,对网络召车的司机也是不公平的。因此,黄氏呼吁政府能够看到整个德士和召车服务市场的问题,并且找出全盘的解决方案,来确保所有人获得公平的待遇,而不是只帮助了某一方,却任由另外一方被剥削和欺压,这是不公平的。无论如何,他表示,德士司机亟须要改革,他希望政府能够帮助他们。(02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