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历新年来回机票贵 陈泓缣:航委会应制定顶价

4
斯里丹绒区州议员的陈泓缣(D14)

(斗湖30日讯)沙巴行动党秘书陈泓缣今日力挺同党的三名国会议员,支持他们要求政府制定东马往返吉隆坡的顶价。他质问马来西亚航空委员会,到底为监督航空票价,尤其往返东马和吉隆坡的航班,做了什么努力。马来西亚航空委员会,应该开诚布公、列明不会过于负担人民的机票顶价。

他援引即将来临的农历新年的马航、以及亚航机票,来分析票价的起落。假设一个在吉隆坡求学的大专生,若要在明年回家庆祝春节,除夕从吉隆坡回斗湖,马航的最低价格是835令吉,初四从斗湖飞回吉隆坡,马航的最低价格是856令吉;同样日期,亚航来回最低都是492令吉(还没包括行李费用)。换言之,一个大专生要花1000到1700令吉左右,以回家团圆。

他说,许多负担得起的家庭,都提早购买机票,从而节省。但是,那些穷苦人家则想提早计划都没有能力,因为父母可能需要等到年尾拿花红时才能应付额外费用。越接近节庆,机票越贵。根据亚庇国会议员黄仕平、山打根国会议员黄天发以及诗巫国会议员林才耀日前在国会的揭发,吉隆坡往返斗湖航班最贵价格去到1600令吉单程,年尾的花红可能就这样用于交通费用了。

也是斯里丹绒区州议员的陈泓缣,批评航空委员会忙于研究调整航空乘客服务费(俗称机场税),反之没有投入同等的努力来确保机票不过于昂贵。他说,国内机场的机场税今年1月才调高,委员会已经计划提议,要求明年调高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klia2) 国际长途航班的机场税,从目前的50令吉,调高23令吉或46%至73令吉,与吉隆坡国际机场(KLIA)的收费一样。

“所以,亚航在面临指责时,也会反驳说到底是谁先起价?航空公司说到底都是为了赚钱的公司,需要为股东负责。巫统的国会议员邦莫达与其忙着和亚航首席执行员,唇枪舌战,倒不如要求正确的机构办正确的事情。人民和消费者应该要求政府设有监管机制,而赋予监管航空领域的政府单位,就是大马航空委员会。他们才是有关讨论票价可负担性的相关对象。”

今年十月,交通部已经在国会提呈马来西亚航空委员会(修正)法案并获得通过。该委员会将向每名离境大马的乘客征收1令吉收费,作为委员会的运作费用,保持其独立自主,永续运作。

“既然此委员会拿了乘客的钱,就应该为我们做事。请问航空委员会,对可负担机票课题有什么看法?我想知道,应该将机票顶价定于什么价位?例如斗湖吉隆坡往返、斗湖亚庇往返。我常常往来这两个航线,个人意见认为,斗湖吉隆坡单程应该不超过300到400令吉,斗湖亚庇单程则应该不超过150到200令吉。真正的价位,大家可以商讨。但是,航空委员会,必须要开诚布公,他们心目中的可负担价位。”

另外,他也建议学生需要有廉价飞行证。太多东马子民往半岛求学,他们往往都碍于飞机票昂贵,连过年过节要不要回家都得三思。他表示,就算这是市场供需的问题,高需求则机票贵,低需求则机票减价以吸引顾客;然而,政府和航空委员会仍需要为弱势群体做些事,以减低人民的负担。(14)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