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委会:国行炒汇亏损涉刑事 建议查敦马安华

4

皇委会也指出,有绝对控制权和责任的丹斯里莫哈末,也可能抵触刑事失信罪。

(吉隆坡30日马新社讯)调查国家银行在1990年代蒙受外汇亏损一事的皇家委员会相信,时任首相对时任财政部长的行动予以认可,结果导致国行蒙受315亿令吉的亏损。

皇委会也认为,时任财政部长蓄意隐瞒实情和资讯,并针对此事向内阁发表具误导性的声明。

以政府前首席秘书丹斯里莫哈末西迪为首的5人皇委会,今日向国会提呈厚达524页的报告。

■外汇交易亏损315失

该报告说:“皇委会认为,这当中存有蓄意隐瞒的行为,因为国行的常年报告并未提及1992年至1994年之间,外汇交易所蒙受的实际损失。”

它说,时任首相也在1993年尾获财政部长和财政部副秘书长告知,国行在1992年和1993年的外汇交易,估计蒙受315亿令吉的亏损。

根据报告内所提及的年份,当时的首相是敦马哈迪医生,拿督斯里安华则是副首相兼财政部长。

皇委会的其他成员是拿督威拉卡马鲁丁、拿督斯里达祖丁阿丹、丹斯里苏子文,以及布斯巴纳登,该委员会所达致的结论也提呈给国家元首苏丹莫哈末五世。

■可能抵触刑事法典

报告指出,由听证会所取得的证据建议,根据刑事法典第406和第409条文,直接参与外汇交易操作的人士,尤其是对外汇交易操作,有绝对控制权和责任的丹斯里诺莫哈末,可能抵触刑事失信罪名。

它说,尽管他掌控国行的资金,也看似可自由操作外汇交易,但如果没有获得其上司或其他当权者的直接首肯或默许,他无法长时间如此行事。

它指出,皇委会评估这些人士所拥有的共同法律责任,是落在刑事法典第34条文或第107条文,并表示这当中存在共同意图或教唆。

■财长与首相也有责

“落在这个范畴内的人士是副总裁、总裁、国行董事局、财政部长和首相。”

听证会在传召25名证人,以及考量各相关文件后,皇委会有充分的理由达致结论,也就是国行在1992、1993和1994年的外汇交易,蒙受315亿万令吉的亏损。

报告续说:“这笔巨额亏损给经济带来显著的负面影响,它破坏政府发展国家的机会。”

它补充,这项亏损也钳制国行作为国家中央银行,履行其职责的能力。

■做账方式进行掩饰

报告指出,有关亏损是通过非一般的做账式进行掩饰,如在资产负债表记录储备金亏损。

它说,另一个方式是,通过转移来自政府的股票,支撑资产负债表的账目,以吸纳余下的损失,并在资产负债表内制造分10年偿还的“延期开支”(deferred expenditure)项目。

“尽管国家总审计司已告知这项亏损和异于平常的做账方式,财政部长和财政部秘书长(作为其中一名董事)却没有采取进一步的行动。”

报告指出,根据3份在1994年3月30日、4月6日和4月13日所召开的内阁会议会议记录的摘录,时任财政部长以副首相的身分,主持1994年3月30日的会议,没提及1992年的123亿令吉和1993年的153亿令吉亏损,1993年的亏损据报为57亿令吉。

■主持会议首相没纠正

它说,主持1994年4月6日会议的时任首相,也没有纠正或针对1993年的外汇亏损交代详情。

“这可证明来自国行、财政部、总审计署、国行董事局的数名人士,以及财政部长,对于外汇亏损,有着全盘的资讯,以及涉及隐瞒国行外汇交易的实际亏损。

“因此,他们对于这项罪行,有着共同的法律责任。”

■隐瞒阁内以及国会

皇委会建议当局,针对他们和时任首相,进行投机性外汇交易,以及隐瞒内阁和国会外汇损失,所可能抵触的刑事失信和欺诈罪名,展开正式的调查。

皇委会认为,国行由1980年代末期至1993年所展开的外汇交易太过激进和投机性质太强,因此违反1958年中央银行法令第31(a)条文。

另外,皇委会相信国行可采取实质的措施,以改善对于储备金的管理,以及没有再建议其他改善方式。

分享: